海报新闻

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:三分钟看清世界科学大咖的情调与调情 别闹了费曼先生

2019

/ 08/17 2019-08-17 18:01:36
来源:周华诚

作者:

别闹了费曼先生
原文标题: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:三分钟看清世界科学大咖的情调与调情
原文发布时间:2015-10-20 00:03:20
原文作者:周华诚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头条号【周华诚】阅读更多相关文章。
如果您是本文作者,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别闹了费曼先生

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:三分钟看清世界科学大咖的情调与调情

文 | 周华诚

采访蔡康永,请他推荐几本在看的书。其中一本,是物理学家费曼的传记,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。推荐理由,“人应该认识几个广阔的心灵。”

我在地铁上用kindle 陆陆续续地读完这本书。想,蔡康永果真不是装逼的人。要是装逼,他就会推荐佶屈聱牙的那种,以显示有学问。而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,通俗有趣,一点儿也不故作高深,适合在碎片化的时间阅读,它让我们看见,一个曾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大咖脑袋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观察蚂蚁觅食的路线,用电线和小灯泡接通电路,这样的事我们小时候都做过。但是费曼对于世界始终保持着孩童一样的好奇心,在他长大成人,甚至已经成为著名教授和科学家后,他仍然对这些事情兴趣盎然。

有一次,为了向别人证明排尿不是依靠重力,费曼一边倒立一边排尿,光想一下那个场景就实在是太囧了。他听到一个油漆工人说,用红色和白色的漆可以调出黄色,他不相信,硬是跑出去买来红色和白色的漆,让油漆工人调给他看,结果,他胜出了,罐子里的漆始终是粉红色的。费曼还喜欢变戏法和玩魔术,比如他让别人在他不知情的时候摸一本书,而他靠嗅觉就能从一堆书中把那本找出来。费曼说,所有的手都有种潮湿的气味,吸烟的和不吸烟的手所散发的气味差异更大,而女士的手又往往有化妆品的味道,所以他能嗅得出来。

物理学家理查德·费曼(Richard P.Feynman),1918年出生,1939年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,进入普罗斯顿大学研究所,又加入罗拉拉摩斯实验室,对原子弹的发展贡献卓著。1956年获诺贝尔物理奖。1988年2月,因患癌症辞世。

费曼的新奇想法如天马行空,他干什么事都喜欢玩个新奇,他经常干的事就是恶作剧。

这本书的写法,是口述体,就仿佛这个有点爱吹牛的家伙真的就坐在你面前,手舞足蹈地跟你侃大山。事实上正是如此,费曼和朋友的儿子拉夫·雷顿经常在一起玩鼓,费曼向雷顿讲述自己的故事。这些故事被录下来,加以整理,就有了这本书。它让我们知道,科学家,并不总是一本正经、无聊至极的,很多时候他们都很有趣。换句话说,他们也都很有情调。

相比起文科生,理科生在多数人的印象里,似乎总是要刻板一些。不管是书本里,还是电影和美剧里都是如此。同样是讲述天才的作品,奥斯卡获奖电影《美丽心灵》里的男主人公纳什,一位天才的数学家,就是一个相当无趣的家伙。

读完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之后,我就把《美丽心灵》寻出来看了。纳什是一个怪人,他不懂得正常的社会交往,不会和别人说话,不会跟人建立亲密关系,在大家眼中他就是一个怪人。他只对一件事情着迷,那就是研究数学——别人在楼下打球,纳什就在窗户玻璃上面画轨迹图,计算他们的运动规律;别人在草坪上散步,他却在计算人们的运动轨迹。

纳什这样的人,在生活中势必会闹出许多笑话。比如在酒吧里,他喜欢一个美女,不知道如何上前搭讪,一番踌躇之后,他终于鼓起勇气上前。他说:“我不知道我到底应该说些什么,才能促使你和我性交。我们能不能假设我已经说过了那些话。实际上我们正在谈论体液交换对吗?因此,我们干脆直接发展到做爱怎么样?”

这样跟初次见面的姑娘套近乎,结局当然死得很惨。纳什说自己跟人交流信息都倾向于直接。可是他总是得不到令人愉快的结果。那一次,纳什就收获了一枚耳光。

在纳什遇到自己的爱人时,他是这样表白的——“我觉得你很有魅力。你对我的主动性,说明你也有同感。尽管如此,传统的交流任务需要我们在做爱之前,进行数次柏拉图式的交流。我正在往这方向发展。但从事实上来讲,我真正想做的只是尽快和你性交。你现在该扇我耳光了吧?”

科学大咖们总是这样酷!他不会说话吗?不懂情调吗?我觉得他依稀有周星驰的风采。这一次的结果是,对方探头过来,与他热烈亲吻。所以换一个角度来看,纳什如此直接的表白,是最勇敢、也是最高明的调情,一个科学家调起情来,真是令人无法抵挡。

费曼先生,一向特立独行,以不负责闻名。领了诺贝尔奖之后,同事维斯可夫和他打赌十元,说费曼先生会坐上某一领导位置,但费曼先生在1976年拿到那十元钱。他一生中,几乎从不参与加州理工大学任何行政工作,这是他保卫自己、创造自由的方式。他甚至连续五年辞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的荣誉,只是因为,选举其它院士的责任会困扰他。

这个世界是公平的,自由的得来,并不会无缘无故。如果说科学家的思维会更强大,那是否可以说,他们其实懂得更合理地取舍。他知道什么东西对于自己的人生来说是更宝贵的,并且可以坚定地去舍弃那些繁文琐节,舍弃所有无关的琐事。费曼如此,纳什也是如此。美剧《生活大爆炸》中的谢耳朵,不也是如此。

在这个世界,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干。他们稳妥安放内心情感,只不过是为了集中注意力,去干其他更有趣的事。但是,总有一天,他也会被巨大的情感击中。

费曼在书中甚少提及情感,全书都是嘻嘻哈哈的语调,只有一处例外。他的妻子阿莲得了绝症,费曼对此无能为力。当时他正在为美国制造原子弹,只能在每个周末一次次跑去医院探望,看她日渐憔悴,步向无可避免的死亡。

阿莲去世时,费曼没有任何悲伤的感觉,觉得这对于她,是漫长痛苦后的解脱,而他自己也早已麻木。直到很久以后,他偶然在街上商店的橱窗里看到一套女装,下意识想到——阿莲穿上该多好看啊。于是,巨大的悲伤突然袭来,他终于在大街上,失声痛哭。

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

费曼 著,译者: 吴程远。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1997-12

定价: 22.00


正文完,原文标题: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:三分钟看清世界科学大咖的情调与调情
原文发布时间:2015-10-20 00:03:20
原文作者:周华诚。

别闹了费曼先生 别闹了费曼先生

责任编辑:

热点推荐
相关推荐